• 微信
  • 抖音

EPC模式下LNG储罐桩基工程进度管理论文

理工论文 27℃ 0
SCI发表中的作者贡献度评估与署名规则

  关键词:灌注桩施工,桩基工程,LNG储罐

  0引言

EPC模式下LNG储罐桩基工程进度管理论文

  桩基工程是整个工程项目建设的首要环节,是项目按期完成的基础条件[1]。桩基开始及完工通常被认为是LNG储罐建设的合同里程碑,是进度管控的重要节点。储罐桩基工程相比土建、安装等施工,具有工期较短、不确定风险高、工序逻辑性强等特点。桩基施工受项目规模、天气、地质等不可预测因素影响[2],同时受业主方场地规划以及管理模式影响,易造成进度滞后,导致总工期压力增加,造成较高项目延期风险。

  根据项目地质条件、场地情况、分包单位水平、业主管理模式差异,桩基工程进度管理面临以下困难:(1)施工过程中场地内若存在山体爆破作业,考虑安全距离,施工单位需更改施工顺序,导致计划调整及资源投入变化;(2)考虑工程成本问题,出现滞后情况,分包单位设备资源投入意愿低,易错失赶工窗口,赶工措施难以落实;(3)施工单位的计划管理人员在计划制定、进度分析及预警、进度纠偏方面能力欠缺;(4)作为项目建设的第一项重要作业,业主、监理、总包、分包各方在施工作业、质量要求、安全管理模式上需要磨合,可能造成阶段性局部停工整改,导致现场窝工。

  本文从LNG项目总包方角度,以浙江某LNG项目桩基工程为例,分析桩基工程准备阶段、施工过程的进度管理方法,从“5M1E”方式分析进度滞后原因并提出管控办法,为后续LNG项目桩基施工进度管控提供参考。

  1施工顺序及前期进度管控方法

  根据储罐规模以及地质条件(影响设计桩深、入岩深度等),LNG储罐桩基一般设计为灌注桩,施工周期一般在60~120 d。桩基施工工序主要包括旋挖钻孔、清孔、钢筋笼安装、混凝土灌注等,具体工序如图1所示。在施工前期,总包单位需提前与设计方沟通,要求其提供0版设计图纸,以便分包单位可以启动钢筋等材料采购、技术交底以及施工方案编制等工作。分包单位锁定人员、设备、材料,同时在开工前需编制、审核完成施工方案、施工计划、资源投入计划等基础文件,为施工进度管控提供依据。

  1.1桩基前期准备

  为确保桩基工程正常开工,总包单位需监督、协调各方在开工前完成以下工作:

  (1)与设计方协调将0版设计图纸提供至总包、分包,进行技术交底,为施工方案编制(特别是涉及新技术应用)、分包材料购买提供条件。针对特殊桩型施工做好工期风险分析。

  (2)开工前20 d,组织分包管理人员及部分施工人员进场,进行材料合同签订、采购和检验工作。开工前3 d,要求用于施工的设备、施工人员驻场,完成设备组装调试及报审。

  (3)开展所需原材料配比送检等工作,开工前获得合格配比报告(一般需2~4周时间),报总包方审批。

  (4)分包单位进场后立即进行场地平整工作,确保开工前完成场地平整以及场内临时道路、临水、临电施工。完成钢筋笼加工制作、场地铺设、防风棚搭设、泥浆池砌筑等前期准备工作,保证钢筋前期储备量满足开工要求,部分灌注桩钢筋笼制作完成。

  (5)用于施工的机械设备需安装调试完毕;部分测量放线工作完成,满足开工要求。

  1.2建立总包-分包进度控制组织机构

  为保证工程进度按计划执行,总包应要求分包单位成立以生产部门为主、其他部门配合的进度控制组织机构。进度控制机构分工明确、责任到人。桩基施工实行24 h连续作业,质量、技术和施工负责人按施工计划落实完成量,每日召开进度例会。

  分包单位计划工程师应在开工前根据合同工期,按照总体计划WBS结构,编制施工计划(四级计划)、资源投入计划(人力、设备、材料)等,并在开工前组织业主、监理方完成审批。同时,建立进度检测系统以便后续进度跟踪。

  要求分包建立劳动定额完成情况检查组,每日跟踪生产进行情况,如桩基施工期间可采用数字化管理平台及时汇总已完成的施工情况(钢筋及混凝土使用量、各项工序完成时间等),以便提升管理效率[3]。当实际进度与计划发生偏差时,分析原因,制定纠偏方案,及时调整劳动力和设备配置,并判断赶工措施的有效性。

  1.3制定主要原材料用量计划

  旋挖钻孔灌注桩采用的原材料包括钢筋、商品砼、水泥、声测管、注浆管、PE管道(能源桩所用材料),原材料进场数量应满足施工需求量。根据工程进展和施工场地情况,开工前储备材料,施工过程中及时采购,确保材料供应。

  1.4机械设备保障

  (1)成孔设备:根据罐区作业面及作业量投入旋挖钻机。

  (2)钢筋笼制作设备:根据储罐数量、现场布置提前设置钢筋制作棚,根据作业量投入直螺纹剥肋滚丝机、钢筋笼绕筋机、电焊机、切断机、切割机、弯曲机等;另外,每个钢筋制作棚需配备1台汽车式吊车辅助。

  (3)钢筋笼下笼机及砼灌注设备:根据旋挖钻机日成孔数配套投入。

  (4)要求分包设置设备维修组、配备机械工程师,备足机械易损件和油料,以保证机械设备的正常运转,发现问题立即解决,避免造成窝工,影响进度。

  2桩基施工进度分析及优化管理方法

  项目桩基工程基本情况如下:浙江某LNG项目共有3台27万m3储罐(A#、B#、C#)需进行桩基施工,其中A#、C#储罐设计为半桩储罐(分别为289根、332根),所以实际工期相比同类型储罐桩基施工工期会明显缩减。受场地面积限制,A#、C#储罐共用一个钢筋棚。C#储罐受山体爆破影响,影响原计划施工顺序,造成降效,从第6周开始不受爆破影响。B#储罐为满桩储罐(含能源桩),但罐区内存在障碍物(施工期间未移除),影响施工进度。

  桩基施工期间,分包单位最大人力投入290人,主要设备累计投入12台钻机、7台履带吊、5台挖机,现场施工期间24 h连续作业。考虑流水作业,平均每台钻机需要至少配置6名主要作业人员,每座储罐配置15~20名钢筋笼制作人员。

  每周累计完成桩数百分数如图2所示,本项目桩基工程施工期间未遇到特殊情况(如地质、天气、停工等),总体平稳,呈“S”曲线分布。

  尽管前期准备充分,但施工前期受如下因素影响:(1)施工人员进场缓慢,导致人力资源不足,项目在春节期间开工,动员难度很大;(2)钻孔过程中,储罐实际桩深较设计深度深,钻孔、灌注时间增长;(3)配合效率低,钢筋笼制作无法满足储罐供应;(4)储罐基岩面较浅,判断入岩难度较大。

  在施工期间,EPC总包项目组应重点跟踪钻机工效,每日进行完成数量计算,判断滞后/超前情况。如图3和图4所示,A#储罐净工期61 d,最高峰投入5台钻机,效率分布在0.75~2.00根/(台·d),平均为1.29根/(台·d);B#储罐净工期为90 d,前期投入3台钻机,A#储罐完工后调配1台钻机,但受罐区内障碍物影响,钻机工效明显降低(平均2根/(台·d)降至1.3根/(台·d));C#储罐桩基工程净工期83 d,前期受施工顺序调整,进展缓慢,第8周后从A#储罐补充桩基资源后,每周桩基完成根数上升,总体效率稳定在0.5~2.0根。总体来看,增加钻机对完成桩数提升效果有限。

  根据现场施工信息,资源投入、天气、地质条件等是影响桩基工程工期的重要因素。以下从“5MIE”层面,具体分析影响进度的主要因素并提出优化管控方法。

  2.1人员因素

  在工序配合上,施工前期(第1周—第2周)A#、C#储罐钢筋笼制作共投入26名制作工。根据现场各阶段施工效率统计,该人员投入难以匹配2个储罐供应,造成前期施工降效,完成桩数较少。后续增加至30名焊工,同时因场地炸山影响C#储罐,钢筋笼需求量降低,A#、C#储罐钢筋工人数满足要求。

  针对人员影响,应要求分包管理人员中标后迅速锁定好人力资源(焊接工、泥浆工、履带吊司机等),并在签订合同后提报人力动复员计划。在施工准备阶段,分包组织作业人员进场、培训;在施工阶段,因分包人力流动性较大,总包方需记录好每日作业人员数量,分析判断人力投入是否匹配施工进度。若出现不满足情况,总包项目组可与分包单位沟通协调,及时补充所需工种。

  2.2资源因素

  本项目在桩基作业期间共投入10台钻机,每罐配置如图4所示。从现场实际资源需求分析,若第6周至第8周,及时增加2台钻机至C#储罐,预计该罐可按计划完工。

  本项目桩基工程每天钻机工效基本稳定,所以钻机投入数量是影响施工进度的决定因素。当储罐作业面具备施工条件,总包方应要求分包按合同工期配置相应钻机数量。分包单位因考虑成本可能出现不满足合同要求中钻机数量的情况,总包方根据每日桩基完成数量以及进度系统进行研判。若无法按时完工,可通过项目组会议协调、备忘录形式对分包单位的资源投入提出要求。若在一段时间内,因资源问题导致项目进度持续滞后,可约谈分包单位领导层及高层进行协调。

  2.3施工方法

  (1)C#罐区受山体爆破影响,距爆破点150 m范围内的桩基无法施工,造成施工作业面变小。分包单位改变钻机移动路线、水电布置、现场规划,无法按照原计划投入,造成每日完成桩数降低。此外,山体爆破工程与桩基工程交错施工,造成施工降效。

  作业面是影响施工的基本因素。若涉及作业面问题,总包方需要及时记录影响的周期,必要时可向业主方发备忘录描述对工期的影响。同时,留存好相关会议纪要及相关材料,后期可作为工期变更依据。

  (2)该项目是国内首个将能源桩技术应用到LNG储罐建设的项目。在钢筋笼分段制作完成后,需将PE管在钢筋笼内侧呈U型均匀布置,并采用扎带固定,与传统施工相比,该项作业未影响施工进度。若遇项目中涉及新技术应用,需要求分包单位提前完成施工方案,确定验收方式,避免影响项目工期。

  2.4环境因素

  本项目环境因素主要对施工进度有如下影响:

  (1)场地回填。根据勘察地质资料,回填层约5 m,实际施工中部分桩旋挖过程中回填深度达8 m,成孔困难。地层回填石块较大,大部分的块石直径在600 mm以上,最大直径达到了1.2 m,导致开挖困难。同时,因回填石块缝隙较大,密实程度较差,旋挖成孔作业时导致护筒安放及成孔过程出现塌孔、卡钻情况,影响施工进度。

  (2)混凝土充盈系数大。在混凝土灌注过程中,存在混凝土流至填石缝隙中,出现漏浆情况,灌注时间增加。

  (3)地下水。罐区内地下水在地面以下约1.5 m,在施工过程中流动冲刷导致地面出现坍塌,护筒安放困难,施工前期安放一个护筒至少需要5 h,后续通过人员配合提升了护筒安放效率。

  格管理和控制,原始记录是重要凭证,是出具检测报告的依据。检测报告的质量往往受检测记录真实性、完善性和准确性的影响,因此要保证检测原始记录的规范和准确。原始记录应体现检测过程的原始性,以追有踪、查有据的总体要求填写原始记录,不可漏记,以事后补记[7]。

  原始记录的数据必须真实,包括数值、单位。记录必须在检测全过程中按照操作程序步骤及时记录,电子记录应验证,防止他人修改。例如,试验数据出现异常,原始记录中应详细记录,并将异常数据进行分析总结。另外,原始记录中的信息应保持与辅助记录的一致性。

  3结语

  综上所述,研发质量体系应以合规性作为前提。如果没有研发质量体系,会导致无效的稳定性试验、资源的浪费、违法成本的增加,甚至威胁企业的生存。研发质量体系的完善是保证研发过程科学性、规范性、真实性而建立的研发行为标准的总和。研发质量体系覆盖范围广,包括组织架构与人员、文件与档案、实验管理、物料管理、厂房设施等。研发生命周期中的各个阶段都应按照质量体系进行,保证数据溯源,降低研发风险[8]。

  参考文献:

  [1]董作军,钟元华,沈黎新,等.我国药品GMP监管体系存在问题的研究及思考[J].中国现代应用药学,2017,34(7):1049-1052.

  [2]冀玮.试析第三方平台药品经营权利与责任的法律规制[J].中国食品药品监管,2023(2):64-69.

  [3]朱精兵,洪东河.浅谈建立药学研究质量管理规范的必要性与可行性[J].中南药学,2016(2):217-220.

  [4]徐春柳,蒋琴南.制药企业药品研发阶段质量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探讨[J].化工管理,2020(6):43-44.

  [5]杜晓霞,邢花.制药企业药品研发阶段质量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探讨[J].中国药物价,2018,35(3):230-232.

  [6]张淼,孙超.仿制药药学研究部分研发质量管理的方法探究[J].中国医药工业杂志,2022,53(1):125-133.

  [7]田焕荣,宗陆宇,司亮.电气检测实验室原始记录的编制[J].中国检验检测,2020,28(3):66-68.

  [8]于辉.制药企业在药品研发阶段质量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J].化工管理,2020(18):64-65.

学术期刊发表-留言咨询

免费咨询 高端品质服务 专业学术顾问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