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
  • 抖音

保护暗夜星汉灿烂 我国首部暗夜星空保护地方性法规获批

理工论文 10℃ 0
SCI发表中的作者贡献度评估与署名规则

暗夜星汉灿烂 我国首部部暗夜星空保护地方性法规获批

有多少人一抬头就去过能看到满天星河的地方? 也许更想不到暗夜也需要保护。

保护暗夜星汉灿烂 我国首部暗夜星空保护地方性法规获批

近日,《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观测环境保护条例》 (以下简称《条例》 )经审查批准,将于2023年1月1日起实施。 这是我国颁布的第一部部暗夜星空保护地方性法规。

一位天文摄影师表示,海西拥有国内最好的观星条件,但随着冷湖逐渐成为网红旅游胜地,大量路灯等配套设施的建设,使得目前冷湖的观星条件不如10年前。

保持冰冷的湖泊暗夜,不仅能满足人们对星空的热爱,还能保持成为世界级天文台选址的潜力。 专家认为,与其只依赖保护,不如推进星空旅游,让地方从暗夜保护中受益,让星空成为可持续资源。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观测环境保护条例》 :

10月13日,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观测环境保护条例》已经青海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审查批准,该《条例》共22条自2023年1月1日起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条例》将青海冷湖天文观测环境区域划分为暗夜保护核心区和暗夜保护缓冲区,重点是保护夜间光学观测环境。 根据《条例》,在暗夜保护核心区域内,严格控制光源种类和亮度,所有室外固定夜间照明设施的照射方向应低于水平线以下30度; 在暗夜保护缓冲区,所有室外固定夜间照明设施的照射方向应当低于水平线。 核心区禁止开展影响天文观测环境的活动。

1

为什么制定了法规?

虽然是国内最好的观测地,但观测条件不如10年前

从事天文摄影领域多年的博主“宣传小强”(以下简称“小强”) )曾多次去冷湖拍摄,他告诉记者,海西几乎拥有国内最高的观影条件,交通便利,海拔不高。 天文摄影师李鹏、王征也持同样的看法。 “冷湖的地景条件特别好,戈壁、雅丹地貌、盐湖在星空下很美,几年前还拍到了银河倒映在盐湖上的样子。 ”

不过,三位摄影师认为,如今冷湖的观测条件不如10年前。 “冷湖成为网红景区,越来越多的游客蜂拥而至,大量的路灯、景区大门、摆渡车、卡点等都有可能造成光污染,但以往的开发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李鹏、王征还发现,游客的行为,比如拍照打光,虽然规模小,但可能会影响天文观测。 “小强”说,给10年前的冷湖观星打99分,现在是85分左右。据报道,由于良好的视宁度(望远镜显示图像的清晰度),冷湖的塞申登山已经成为包括国家天文台在内的重要天文观测基地。 赛腾山已有国内各部门30多个天文台圆顶正在建设或正在建设中。 从地理位置看,冷湖远离人类聚集区,良好的自然条件赋予了世界级天文台选址的潜力。 但是,即使在这样远离人家的地方,也不能保证将来不会受到光污染的危害。 在青海省,德令哈也曾是开展天文观测的选址之一。 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就建在这里,据资料显示,随着德令哈市的快速发展,观测站位于该市方向的天光背景增加了1000倍,直接影响了观测质量。

2

积极的探索

我国已有5个暗夜星空保护地,但保护工作仍处于起步阶段

保护暗夜,就是保护“黑暗的夜晚”。 刘浩表示,暗夜保护是生态环境保护之一。 一般来说,就是改善目前过度照明的现状,减少不必要的光污染,保留动植物生存的夜间环境,尊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暗夜保护的重点在于光污染的预防。 江西省天文学会成员、暗夜保护倡导者、星空旅游推广者刘浩认为,一方面,光污染破坏昼夜模式,影响生物生存繁殖,也增加能源消耗。 另一方面,光污染会扰乱人体生物钟,增加疾病风险,影响人体健康。

此外,光污染严重影响了天文研究和星空文化,许多天文台被迫搬迁。 幸运的是,我国重视暗夜保护。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发布《暗夜星空保护地和项目标准》年,中国开始在各地建设暗夜保护区、暗夜公园、暗夜主题公园、暗夜星空社区等各种暗夜星空保护地。

2019年5月,《杭州市区城市照明总体规划(修编)》首次提出“黑天”概念,明确杭州将设置9类“黑天”片区。

2019年9月,《成都市中心城区景观照明专项规划(2017-2025)》问世,划定“暗夜保护区”,提出“在保证基础照明的前提下,尽量减弱灯光对环境的影响”,科学规范各功能区的照明。

2021年9月,深圳发布提出实施《深圳市城市照明专项规划(2021-2035)》,建设大鹏星空公园,打造深圳市暗夜保护示范区。

郊野暗夜保护地也在同步进行。 2016年6月,西藏蚂蚁及其歌曲正式成为首批中华暗夜星空保护地。 目前,我国已有5个暗夜星空保护地,分别位于西藏阿里、那曲、江苏野鹿荡、山西晋城洪谷、江西上饶葛源。中国绿发会暗夜星空保护地野鹿摇创始人马连义表示,中国的暗夜星空保护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几乎没有专家和专职人员,而是由相关科技人员兼职和爱好者推动。”

专家咨询

《条例》规定

不影响普通照明,也不存在“人与暗夜的争夺地”

对于“中心区内所有户外固定夜间照明设施的照射方向必须低于水平线30度”,马连义表示,“按照《国际暗夜协会》的有关规定,30度角非常合适,不影响正常照明需求,也不会‘与人发生暗夜之争’

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国际自然保护联合会( IUCN )暗夜顾问委员会委员王豁也认为,条例的主要出发点是光学天文观测,但设定30度的角度,意味着没有“一刀切”限制保护区域内的正常生产生活。

近年来,生态保护领域的“小快灵”立法针对性、适用性、可操作性。 王氏这样说道。 “该条例不仅有利于科研、公众教育,而且对保护当地雅丹地貌、促进星空旅游与暗夜保护相结合具有重要意义。 ”

星空的未来

与其只依赖保护,不如推进星空旅行

王认为,与其只依赖保护,不如推进星空旅游,让地方从暗夜保护中受益,让星空成为可持续资源。

王说,中国绿发会受邀参加“新西兰国际星光大会和国际暗夜协会2019年年会”,参与者发现暗夜保护给当地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来访者带来的大量消费成为当地社区的经济支柱。

记者在微博、小红书( RED )上搜索“星空摄影”话题,阅读量分别达到1.3亿和4181.5万。 每个平台都有很多“星空摄影”推荐地、攻略帖。 王征说,国内的星空拍摄大约15年前就开始了,但星空旅行会更慢。

对于星空旅游开发,三位摄影师认为没有必要照搬一般景区的模式。 “星空旅行不是标准意义上的旅行,而是生态旅游。 ”李鹏和王征认为,开发星空旅游,首先要有意识的转变。 星空旅行是“被宠坏了”,并不是设施越多越好。 “比如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虽然游客很多,但实行了一定的封闭管理,没有设置更多的照明设施,保护了传统的观测条件。 ”

“我是户外徒步、摄影的爱好者,李鹏是深空摄影、天文爱好者,国内天文摄影师基本上就是这两种。 ”王征说,十多年来,中国天文学家行走新疆、内蒙古、青海、四川等地,队伍逐渐壮大,挖掘出世界级星空摄影地,通过杂志、网络平台扩大影响力。 这几年,“无论是在校生还是父辈”都有条件拿着相机拍摄星空,星空拍摄正在向全民普及。

学术期刊发表-留言咨询

免费咨询 高端品质服务 专业学术顾问为您解答!